猛龙长跑队:下一站奥运

2021-08-21

  新华社记者 张雅诗 许淑敏

  傍晚细雨,香港斧山道体育场上凑集了数十名身着娇艳运动服的跑手。他们分为两人一组,每对跑手以一条“领跑绳”互相牵引着,步调一致地在跑道上缓缓前进,构成一道奇特的景致线。

  这是一支名叫“猛龙”的长跑队,重要由视障和听障人士组成,取其“盲”和“聋”的谐音命名。他们以健全和残疾人士搭档的情势练习长跑,旨在辅助残疾人士锤炼体格和强化心灵。

  成破十年,猛龙长跑队在国内外加入过多项赛事,南征北战的队员们对行将揭幕的东京残奥会也热切等待。

  失去视力,没失去视野

  每周四是猛龙长跑队的训练日,只有气象不太恶劣,训练会如常进行。压腿、拉伸、原地跳……43岁的视听障人士蔡浩良与队友在教练领导下,纯熟地实现整套热身动作。

  蔡浩良自小有听力问题并患有家族遗传眼疾,自18岁起视力逐渐消退。5年前,他的病情急剧转坏,双眼只剩下约一成视力,无奈继续原来的化装品品德把持工作,转职为咖啡师。

  人生呈现重大变故,令文静的蔡浩良变得更加缄默。在友人的先容下,他加入“猛龙”,开始练长跑。“我在这里意识了良多人,他们不同的人生故事启示了我,鼓励我寻找本人的目标。”蔡浩良面露残暴笑颜,讲述在长跑队的经历,笑称自己不仅比以前豁达健谈,体能也大大提升了。

  “猛龙”队员对每周一次的练习都非常期待和爱护,他们趁着休息的空档相互嘘寒问暖,不断爆出欢笑声。“‘猛龙’精力是什么?”猛龙长跑队开办人莫俭荣为队员加油助威。“看不见、听不到,‘猛龙’做得到!”队员们齐声答复,情感高涨。

  谈到“猛龙”成立的原因,莫俭荣说,当时有朋友请他构思一些服务名目去帮助听障人士,他便想到成立长跑队,能够锤炼意志,提升自负。

  作为资深注册社工,也是失明人士,莫俭荣深入领会残疾人士融入主流社会的艰苦。他在多年前成立了慈悲机构香港伤健共融网络,以有别于传统的方式服务残疾人士,致力推进伤健共融。

  “光向残疾人士派发物质并非最佳的支援方法,更好的是晋升社会对他们的认同和接收。我们要以举动告诉大家,我们固然失去视力但没有失去视线,失去听力但不失去毅力。”他说。

  莫俭荣坦言,“猛龙”最初成立时不被看好,但他们一直保持,事实证实这是值得的。“猛龙”成员人数由最初12人增至目前约300人,在长跑界逐步为人熟知,海内外长跑赛的主办单位和残疾组织纷纭邀请他们参赛和分享教训。

  万事开头难

  猛龙长跑队于2011年景立时,只有6位盲人和6位聋人跑手。“盲人和聋人在一起,正好互补不足。”莫俭荣说,最初他们支配失明和失聪跑手搭配比赛,健全人士则负责联系和后勤。为了便利沟通,盲人跑手会学习简略手语,例如表白快和慢的手势等。

  万事开头难,“猛龙”在组队首战渣打香港马拉松中“全军覆没”,没有队员能在划定时间内完成赛事。莫俭荣从失败中总结经验,调剂了跑手的配对和组合方式,由健全人士担负领跑员,领着残疾队友一起跑,充任他们的眼睛和耳朵。

  “猛龙”的领跑员来自各个行业,从事文职工作的严惠茵是其中一员。她底本是“猛龙”的任务摄影师,被团队的刚毅和真诚所沾染,继而投身领跑行列。

  严惠茵在十多年前已开端跑步,大局部时间单独在海边或郊外练跑,当领跑员之后才首次参加马拉松,与大伙儿一起享受活动的快活。她印象最深的领跑阅历,是与蔡浩良错误赛跑。

  那一次,比赛途中忽然下雨,蔡浩良担忧助听器被淋湿,将助听器摘下放入口袋里,而后继承比赛。“这样,浩良就完整听不见,也看不见,因而我必需十分警戒,并以触感手语提示他路况。”严惠茵回想说,虽然不轻易,但他们怀着信心,彼此激励,终极顺利完成赛事。

  “当领跑员的看似赞助了别人,实在我们也是沾恩者。”严惠茵说,以前她习惯了家人替她部署好所有,到哪里去都不必费心。当领跑员要负责照料队友,令她变得更独立。

  “猛龙”过江,以奥运为目标

  在不少人的眼中,视障和听障人士跑步、爬山,甚至介入长跑比赛,简直是“不可能的义务”。

  “跑那么长时间,不累逝世人吗?”蔡浩良告知记者他加入长跑队后的改变。“参加‘猛龙’之后,才发明本来我也做得到!”从前4年多,蔡浩良胜利挑衅了42公里马拉松、100公里越野赛等多项赛事。这些比赛都不设残障组别,所有参赛者需在限定时光内跑完全个路段,厚此薄彼。

  去年1月在香港举办的一项100公里赛事对蔡浩良来说特殊难忘。跑手需穿过海岸小径和海滩、超出山丘和山谷,再攀上香港最顶峰大帽山,全程不休。蔡浩良最终以28小时05分完成赛事,进程中共有3位健全人士接力做他的领跑员。

  “所谓不行,其实是攻破不了固有见解和思维。”莫俭荣说,若要勉励残疾人士提振斗志,不能只对他们说“活着就有盼望”,必须供给实切实在的平台,让他们发现自己的性命价值。

  “猛龙”队员始终勤于参赛,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前,他们每年参加12至15项赛事,每年一次到境外竞赛。澳大利亚黄金海岸、日本冲绳以及中海内地很多处所都有他们的脚印。

  “冲过终点,工作职员递给你一杯啤酒,喝下去多酣畅!”莫俭荣回味在青岛跑马拉松的情景。他曾有一段时间在内地做科技复明工作,见证了内地的高速发展,马拉松赛事的品质也一直进步,越来越人道化,充足体现对残疾人的尊敬和关心。

  近年“猛龙”邀请了专业教练为队伍进行训练,以进一步提升队员的跑步技能并挑战更高档次,冀望能领取到奥运入场券。去年,蔡浩良曾经参加残奥会马拉松提拔,遗憾未能达标,但他将持续尝试。

  “咱们下一个目的是3年后的残奥会,并将与教练研讨增强步队操练。”莫俭荣强调,比赛名次跟胜负是其次,更主要的是让残疾队员多接触外面的世界,丰盛生涯。(参加采写:卢炳辉、许朗轩) 【编纂:于晓】



山东鑫源农牧机械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饲料搅拌机生产研发销售于一体的饲料粉碎机等养鸡设备生产企业专业生产蛋鸡笼和养鸡设备,肉鸡料线质量可靠持久耐用,公司拥有一流的层叠式蛋鸡养殖设备研发管理人才和自动喂料机业内全方位领先的技术,研究骨干在业内拥有多年研发经验。